您所在位置: 首页 »通讯»正文

官网无法访问、破产进入倒计时!一代国产手机巨头落幕

http://www.qzce.com【泉州经济网】2019-04-10

4月8日,记者发现,金立手机的官网已无法打开,且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近日举行了金立第一次债权人会议,根据有关报道,会议认定金立债权总额为173.59亿元,负债近211亿元,金立将进入最后的破产程序。尽管金立方面还未对该消息做出回应,但金立破产已进入倒计时。

负债超200亿元 破产已进入倒计时

记者登录金立官网发现,不管是电脑端还是手机端,都无法打开页面。其实早在去年底,金立官网就出现过这种情况,但一天后又可以正常访问,手机产品却全部下架。

如今,京东和淘宝上都已经不见了金立的官方旗舰店,只有一些第三方经销商还在降价出售金立的产品。

金立已经走在破产的路上。据报道,金立的第一次全体债权人会议于近日召开,本次会议主要围绕着金立集团的财产管理方案、财产变价方案、选举债权人委员会三大议案进行讨论。

去年12月10日,深圳中院公告称,接受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金立的破产清算申请,当月19日,指定深圳市正源清算事务有限公司和深圳市中天正清算事务有限公司为金立管理人。截至2019年3月21日,共通知了558家债权人申报债权,共372家进行了申报。申报人民币总额195.29亿元,申报2.34亿美元,申报总额339.6万港元。经管理人审查,截至2018年12月31日,金立的账面资产总额约为85.38亿元,清查后的资产总额约为38.39亿元,债权总额约为173.6亿元。

2018年11月28日,金立的第一次经营债权人会议披露,截至2018年8月31日金立的总负债为202.53亿元。从此次债权人申报的数据来看,金立负债达到近211亿元。

对于上述消息,金立方面暂时未做出回复。

曾经的国产手机霸主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立公司成立于2002年,目前法定代表人为刘立荣。2012年,“GIONEE金立手机”被评为“全国市场放心消费品牌”和“2011年度中国手机行业十大品牌”。2016年,据Counterpoint的数据,金立全年出货量4000万部,居国产手机第三,金立还在当年的MWC上发布全新品牌形象。之后的2017年,金立手机出货量迅速下降,据媒体报道,根据一份供应商整理的数据,截止2017年12月31日,金立总资产和总负债约人民币201.2亿和281.7亿,净负债80.5亿元,出现资不抵债的情况。到2018年8月,据第一手机界研究院统计,金立的市场份额仅0.6%。

2018年,金立手机的危机更甚,1月,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所持41.4%股权及夫妻二人财产被法院冻结。4月,金立在工厂和总部都进行了大幅裁员。9月,近50家中小供应商聚集金立总部维权讨要欠款。

2018年11月,刘立荣承认赌博事实,但否认了输掉100亿元的传闻。对于赌博输掉的数额,刘立荣表示有十几亿元,但否认从金立挪用60亿元公款的传闻。他说:“我创办金立16年,在公司一直是绝对的权威,我个人没有其他收入,难免在生活上有些公私不分,借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目前,据深圳中级人民法院表示,刘立荣已被列入失信人名单并且被限制高消费。

刘立荣曾经在此前的采访中提到,近年约100亿元的营销投入对金立的资金链造成很大影响,这也导致了金立近来资金链危机的出现。正如他所说,金立一度大手笔投入广告营销,两年就花费了60多亿元,屡屡冠名赞助一线卫视综艺节目并邀请当红明星当代言人,电视、视频网站、全国各大机场、分众LCD、城市框架和户外,金立的广告无处不在。然而市场反响却不尽如人意,巨额营销费用更使得金立不堪重负。

不过,在运营商财经网总编辑康钊看来,金立遇到资金链问题,最重要的原因还是产品缺乏核心竞争力。“金立的产品总体看来支撑不了自身的价格,也没有给消费者精品化的感觉,可能是因为过去几年取得了一定的成绩,金立的产品价格上涨不少,性价比不足,对消费者的吸引力就降低了。尽管在运营商渠道和线下渠道有多年的布局,但仅作为一个辅助因素,渠道能力难以帮助金立站上市场的尖端。”

在资金危机曝光之前,金立一口气发布了8款全面屏手机,但这8款手机在市场上都没有掀起太大风浪。

清算还是重组

2018年年初,刘立荣承认公司存在资金链问题,但仍持比较乐观的态度,并给出了偿还债务的方案。按照他的计划,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资金链问题:“首先,引入合作伙伴,确保生产与销售,市场就有未来;第二,引入战略投资者,补充资金,增加公信力;第三,出售资产偿债,获取债权人支持。”刘立荣当时透露,引入战略投资者的工作已经有进展,整体方案仍在谈判中,必要时可以放弃控制权。

此后,谁来接盘一直是外界揣测的话题。据悉,包括海信、TCL、传音甚至360在内的厂商都被传与金立洽谈过合作。但时至今日,金立依然没有融资和重组的迹象。

在康钊看来,金立未来无外乎两种结局,一种是破产重组,另一种是破产清算。他指出,破产重组与破产清算是两回事,破产重组是指当企业资不抵债时,管理层可以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法律允许由同一个企业的管理层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以金立来说,这种情况下,金立这个公司还可以存在,只是股东会发生改变。但恐怕还是没人愿意接盘,当这个股东。

“目前看来,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破产清算。金立负债200多亿元,资不抵债,能质押的质押,该冻结的被冻结,能卖到多少钱也不好说。刘立荣肯定不愿破产,但也无法阻止。破产清算在手机行业并不稀奇,当年我亲身经历过夏新手机的破产清算,夏新把土地厂房卖了,债权人大多拿到了一半的款,最后债务风波平息。”康钊坦言。

去年底,记者从一位业内人士处获得一份深圳中院的民事裁定书,裁定书显示,深圳中院已在去年12月10日裁定,受理申请人广东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对被申请人深圳市金立通信设备有限公司提出的破产清算申请。

当时,金立方面告诉记者,法院只是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没有裁定是破产清算还是破产重组方向。但目前看来,金立能够破产重组的可能性却很小。

另外,曾经作为金立通信的子公司——深圳市金立创新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立创投”)在2018年1月9日,也就是金立资金危机爆发后次月忽然进行了工商变更,与金立进行了彻底的剥离。包括剔除金立通信、刘立荣、财务总监何大兵的股权,变更公司名称为深圳市新基地创新投资有限公司,同时变更了公司法人,董事长等多个重要职位,金立创投成为与金立通信无关的独立企业。

不仅如此,据债权人透露,位于东莞的金立工业园中有估值近10亿元的设备资产也未列入金立资产清算或重组的清单中。

这并不是供应商愿意看到的结果,一位金立供应商表示,如果让金立进入破产清算,收回货款的比例确实很小,从债权人角度来说,愿意给金立时间和机会让其重整。“金立有这么多的固定资产,如果进入破产清算,这些资产经过法院会大大贬值,所以,这是我们债权人不愿意看到的。”

还有债权人向媒体透露,他们支持金立破产重组,以避免金立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因为清算的清偿率往往低于重组。

来 源:中国经济网 责任编辑:许凌晖

相关新闻

查看评论发表评论 |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本网保持中立

看不清楚?点击换一张

泉州经济网建设声明:

1、本网站所登载之内容,不论原创或转载,皆以传播传递信息为主,不做任何商业用途。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2、本网原创之作品,欢迎有共同心声者转载分享,并请注明出处。
※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0591-87523908 邮箱:qzce@163.com